新闻

以打响“四大品牌”为契机 营造更具竞争力的浦东战略新优势 2018-04-17 文章来源:中国上海

早春三月,黄浦江东岸华灯初上。民生艺术码头上的一个百年筒仓,内外被塑造成黑白格棋盘的模样,光柱划破夜空。国际时尚品牌DIOR(迪奥)的春夏高级定制发布秀每年都会在其诞生地法国巴黎举行,而今年,迪奥高定秀第一次走出欧洲,就来到了上海浦东。

那一夜,衣香鬓影、星光熠熠,时尚与历史、国际与本土,在这个由筒仓改造成的美术馆里完成了一次跨时空对话。第二天,在全球时尚杂志铺天盖地的报道里,“浦东”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其中。

时间回到1990年7月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曾以大篇幅报道了浦东的开发开放,并附有浦东的彩色地图,这是目前能找到的国外媒体最早有“浦东”二字的报道。28年来,“浦东”总是在各个领域以改革者、先行者的卓越形象出现在全球视线中。改革开放再出发,今天浦东要面向全球构筑自己的新优势,在服务、制造、购物、文化领域打出“上海品牌”。

28年后再“亮剑”

春意正浓,漫步在已经贯通的浦江东岸,随手一拍都是迷人画面。两个月前,同样规格、同样设计的迪奥高级定制发布秀在巴黎罗丹美术馆首发,法国人没有经过任何改动,直接把舞台“原封不动”地从巴黎移植到了浦东民生路码头。就当人们惊奇于浦东也要进军国际时尚圈时,浦东已经马不停蹄地开始擦亮它在购物和文化领域的新品牌。

其实,迪奥选择浦东并非偶然。“迪奥团队第一次来浦东考察是在一个黄昏。”浦东新区商务委主任辛雅琴对这一幕记忆犹新。那天,江风吹拂着东岸的老厂房建筑群,八万吨的筒仓犹如一只庞然大物坐落其间,古老巨型的塔吊锈迹斑斑。仅仅第一眼,法国人就又惊又喜,厚重的历史感正好契合了法国古老时尚品牌的文化内涵。

浦江东岸绵延22公里滨水空间,是浦东今年打出的一张“文化牌”。“将沿江分布着丰富的工业遗存进行活化改造,引入国际上最前沿的文化时尚品牌、最高端的头脑,把东岸打造成一个滨江文化聚集带。”这是浦东新区管理者给出的新目标。于是,上海煤运码头的煤仓变身当代美术馆,开业一年参观人数超35万。上海船厂造机车间改造成“船厂1862”,承载演艺和展示功能。民生艺术码头于去年上海城市艺术空间季亮相,来自世界各地近200位建筑师、艺术家、策展人聚集于此,碰撞出对“共享未来公共空间”的思考。今年全国“两会”召开前夕,浦东发生了两件大事——3月1日,上汽集团获得了国内第一张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用牌照;此前两天,2月27日,浦东对外发布,将建设“上海服务、上海制造、上海购物、上海文化”的核心承载区。这不是巧合。在浦东干部看来,智能汽车产业的推进和“四大品牌”核心承载区的发展高度契合。今天,无论是企业还是浦东都站到了新起点上。

高端制造,是浦东的另一把“利剑”。在浦东临港地区,上汽临港基地的自动化整车装配车间年产整车24万辆,发动机40万台,在这里诞生的全球首款互联网汽车荣威RX5也成为全球销量最高的互联网汽车。从陆地到空中,中国航发研制的第二架C919大型客机去年底完成首次飞行,大飞机项目让我国制造业第一次站到了全球分工的最高端。从天上再到海上,4月的洋山港四期码头上看不见一个人影,集装箱被桥吊精准抓起,由无人驾驶的自动引导运输车来回运送,这是全球最大、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单体全自动化码头。目前,负责研发码头“神经系统”的振华重工还在探索与国际航运巨头马士基合作,共同制订全自动化码头的全球标准。

对标世界最高标准、最好水平,抢占全球产业价值链中高端,“浦东制造”的品牌要成为高端制造的代名词。今年,上海市委提出要打响“上海服务”“上海制造”“上海购物”“上海文化”四大品牌,“四大品牌”也成为浦东在开发开放28年后亮出的四把“利剑”。

营造新的战略优势

从乡村到开发区,从综合改革配套试验区到自由贸易试验区,28年来,浦东已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“名片”。在这一过程中,浦东是“开拓者”,也是“突破者”——开拓在于先行先试,而突破在于形成自己独一无二的核心竞争力。改革开放再出发,浦东就是要营造新的战略优势。

邻近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奕欧来奥特莱斯,聚集了超过全球100间精品品牌店。三栋面湖而立的新月型建筑整洁优雅,彷佛一个精致的欧式度假园区。每一条街道都以一位装饰艺术主义领袖的名字命名,穿越林荫道,人们仿佛置身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纽约和巴黎。

在陆家嘴的上海国金中心,法国百年手工鞋履品牌Berluti(伯鲁提)的店面精致得如同一个艺术殿堂,这里的高端定制手工皮鞋,每一双都价值过万。在国金中心,地下是高端定制,楼上是国际大牌。“能把所有的大牌聚齐,目前在上海只有国金做得到。”一位国金的招商人员自豪地说。陆家嘴在浦东“购物品牌”的任务清单里被列为“高端知名商圈地标”,除了引进一批知名品牌,还将推进新商业项目与国际零售商合作。今年,巴黎老佛爷商场也将落户陆家嘴,真正实现立足浦东就能“买全球、卖全球”。

引进企业,服务是根本。前几年,一些高端品牌进入上海曾经历过一段低迷时期。历峰集团是一家瑞士公司,旗下有钟表、珠宝、皮具等16个时尚品牌在中国市场上销售。“由于进口商品加上关税和运营成本后,零售价普遍比国外同类产品高,很多消费者在国内看中了商品,都跑到国外去购买。”为了扭转企业困境,浦东联合机场、港口海关、市场监管和检验检疫等部门形成合力,通过创新监管来简化流程,降低企业成本。如今,不少大牌商品在国内外的差价已控制在10%以内,而这背后,是多部门的协同运作、集成创新。

优化营商环境,为全国先行先试各种创新监管制度,一直是国家交给浦东的使命。中国第一个自贸试验区诞生在浦东,成立5年来,累计形成了10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,在这些创新成果中,多部门协同的系统性创新占大多数。浦东深知,改革绝不是单一的创新,因为单一的改革容易被复制,只有多元融合的创新,才能营造独特优势。

追求卓越永不停息

锐意进取,追求卓越的精神,从浦东开放开发那天起,已深深植根在浦东人的血液和骨髓里。

不妨回到20世纪90年代初的历史场景,从今昔对比中体会这一片土地的神奇:1990年,浦东的地区生产总值是60亿元人民币,28年后的目标是突破一万亿元;浦东国际机场,平均每分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飞,而那里最早是一片海滩,海鸟竞逐飞翔;在浦东张江高科技园的超级计算机中心内,滴答一秒,那台中国最先进的电脑已运算230万亿次,而以前那里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水田。

1994年,瑞典人、罗氏制药中国区前总经理威廉·凯乐来到张江高科,浦东招商负责人热情地告诉他,这里将来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威廉看着一望无际的农田,表示可以在张江投资,但中方必须在6个月内完成基本建设并交付使用。后来,“浦东速度”打消了威廉的怀疑,罗氏最终在浦东投资了5个项目,并在浦东设立了总部。浦东书写了高速增长的故事,人们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史上一个奇迹,但浦东人深知,成就奇迹的不是经济增长,而是永不满足现状的理想和激情。

20世纪80年代,上海以出口原料型的纺织、轻工为主,后来上海人发现,原料一箱箱出口不值钱,但到了海外被加工分装后就身价百倍,于是就设想在浦东金桥建一个出口加工区。到90年代末,金桥开发区工业总产值已越过百亿元,但浦东人追求的脚步不止于此。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,金桥催生出了被称为“2.5产业”的生产性服务业,即在生产之余通过研发设计、虚拟工厂、总部经济等手段,把整个产业链联系起来。上海贝尔就是一家从制造商转变为服务商的企业,对研发的投入让公司产生了大量专利,在行业内迅速占据领先优势。2013年底,金桥已形成500多家生产性服务企业,从“代工厂”向“智慧谷”蜕变。这一蜕变折射出的正是浦东从“制造”到“智造”的追求卓越之路。

浦东的高速发展,得益于高标准的规划和制度改革,但浦东也曾遭遇过“成长的烦恼”。进入21世纪以来,优惠政策的边际效应递减,不少当初在浦东享受了优惠政策的投资者纷纷转身而去。其实浦东人明白,任何优惠政策早晚都是要终结的,政策倾斜也总有归正之时,但制度创新可以不断地探索。

减少审批,提高行政效率,一直是浦东探索改革的最重要任务。自开发开放以后,浦东就率先改革行政审批制度,2001年浦东的审批事项是724项,到2013减少到242项,到如今是104项。一位浦东官员感慨地说:“一家一家谈判,一项一项减掉,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。”去年4月27日,浦东正式启动企业市场准入“全网通办”,企业登录网上政务大厅,申报、预审、受理、审查、决定、发证等六个环节都能网上办理。目前,浦东企业市场准入中区级104个审批事项已全部纳入全网通办的实施范围,其中74项事项可以在网上全程办理,30项实行网上办理,窗口只跑一次。

浦东新区政府大楼对面,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荫后,有一座淡黄色的建筑,那是浦东市民中心。2006年10月,四位浦东居民代表为市民中心揭牌,从此,市民和企业需要办理行政事务,都能在这里享受“一站式”服务。去年,市民中心又多了一个名叫“大家来找茬”的专窗,综合解答各类办事咨询问题的同时,还专门应对办事人的各种“找茬”。政府不再以管理者自居,而是积极向市场、市民“拜师求艺”,“找茬”就是刀刃向内,革自己的命来换取更高标准的服务。

今天,以打响“四大品牌”为契机,浦东不断地营造战略新优势,打开新的发展空间,谋求在下一个10年、20年后更大的竞争优势,更无可取代的“浦东品牌”。